42期七乐彩:失去苦讀后的羅胖知識快餐

趙建 原創 | 2019-08-01 17:48 | 收藏 | 投票 編輯推薦
關鍵字:暴風 羅振宇 樂視 

七乐彩复式8个中6个要多少奖金 www.cjind.tw    近日,暴風影音暴雷,繼樂視之后又一家被羅胖在跨年大會上推薦的企業。有網友挖出了羅振宇在2015年12月31日《時間的朋友》跨年演講談樂視、暴風的內容,堪稱大型翻車現場。最近,正是因為暴風馮鑫事件波瀾的蔓延,羅胖與他的打臉往事再次走入人們的視野。然而,在重溫這些“毒奶”事件的同時,我們更需要重新反思“快餐資本”與“快餐知識”的本質到底是什么。希望借兩年前的這頓冷飯,與大家一同探索“蝴蝶翅膀扇動“背后的故事......

  

  羅胖老師的跨年演講很精彩,時間戰場、消費升級、認知革命、父愛算法、共同體?;?,詞整的都很硬。據說這一把亂七八糟加起來,收入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。

  最后,羅胖還必須借著時機強化一下“共同認知”:做中國最好的知識服務商。他描述的場景感是:讓你葛優癱在沙發里,然后他像個管家一樣給你念所有想知道的內容。

  我這里想說的是:

  你要是真這樣,不出一年你可就真癱了——不僅是身癱,腦子恐怕也要癱。

  因為羅胖的內容快餐,并不能幫你建立起完整、獨立的思想體系。為了讓知識充滿趣味、抖滿包袱、打滿雞血,他刻意給你他們過濾過、修飾過、甚至咀嚼過的東西;他讓你滿足求知快感的同時,暫時感受不到知識的貧乏與饑渴,甚至讓你充滿知識的虛偽和僭妄——前者是失去求知若饑的渴望,后者是失去虛懷若愚的態度。

  而失去這種感覺,是最危險的,就像你失去饑餓和痛感,你將無法?;ぷ約閡謊?。

  因為求知若饑和虛懷若愚,是獲取知識的兩大原力,當你失去這些,也就是失去了喬布斯所認為的最寶貴的東西。

  更可怕的是,羅胖通過這種簡單快捷、充滿快感體驗的知識產品,擋住了你與原著大師們之間的交流通道,擋住了你走向圖書館前進的步伐。

  當然你會說我有選擇讀原著的自由啊,可是在這簡潔有趣通俗易懂的60秒,與大部頭艱澀難懂的原著之間,你真的有勇氣有能力抵制這海蛇之惑,埋首于無涯的學海之中嗎?

  

  聽過幾期羅胖勤奮刻苦一絲不茍的每日60秒,看過羅輯思維出的幾本書,也旁觀過幾期羅輯思維的讀書會。不得不說,在當前的認知領域,羅胖肯定是內容產業教父級的人物。

  但,聽過看過之后,除了當時覺得有趣有意思之外,腦子里其實真沒留下什么。后來越聽越不對勁,直到有一天從書房的角落里找到一本幾年前的青年文摘,突然有個想法冒出來:羅輯思維不就是將讀者和青年文摘的一個個小故事和知識采擷,搬到微信上轉變為語音而已嗎?

  絕不是說,讀者和青年文摘類的雜志不好,而是這種碎片式的知識獲取模式,只能給你趣味感和新奇感,卻很少讓你獲取真正的知識,更不用說什么獨立的思想。

  因為,真正的知識是一種閱讀和實踐過程中的體驗,獨立的思想是一種迷茫和痛苦質疑后的反思。

  而邏輯思維的內容,是一種結果而不是過程,是一種論斷而不是反思。在很大程度上,為了所謂的客戶體驗和干貨提純,讓你失去了歷練體驗和痛苦反思的機會。

  說到底,這種知識服務模式,只是一種感官的滿足,卻不是理性的深思。在我聽過的幾期60秒里,有幾次為了體現故事性和趣味性,或者所謂的干貨,羅胖故意將一些東西忽略了、一些東西夸大了。這在相關的專家看來,不能說是完全謬誤,至少存在選擇性忽略和技術性夸大的嫌疑。

  而對于邏輯思維的信徒來說,這60秒可是干貨滿滿醍醐灌頂。他們將拿著這些故事,去構建自己的世界觀、去指導自己的人生選擇,在心儀的女孩面前表現自己的博學多知,在酒桌上感受好為人師的居高臨下。

  做最好的知識服務商?難道,羅胖要壟斷知識,一如漫長的中世紀,天主教會壟斷解讀圣經的權力?

  細思極恐,但或是故弄玄虛。然而一個康德也沒完全解決的問題涌上心頭:知識來自哪里,智慧源在何處?

  為什么三千年前古人們能參悟出易學這樣超智慧的智慧?一副場景回答了我的疑惑:周文王們在夜晚的曠野之中,沒有任何遮擋的與天地對話,漫天的繁星似乎伸手可摘,迎面的空氣全是最純粹的金木水火土的味道——在文王們和大自然之間,沒有任何中介的傳遞和翻譯,所以這些遠古的智者,才能參透大自然最真實的邏輯。

  當然現在的知識容量和結構與遠古時代天地迥異,我們與知識之間必須要通過多種現代化的工具,名曰為科學。那么對于忙的沒有時間讀書的現代人,與知識之間需要一個邏輯思維,這是羅胖看到的商機。

  然而,這是一種工業化、流水線、批量化的知識生產模式,難免快餐,難免添加劑,難免烏合之眾。而原生態的知識,沒有添加劑和激素的知識,卻越來越少越來越遠。

  就像隔著高樓大廈和霧霾,我們看不到了當時的月亮。

  

  好吧,我承認我妒忌羅胖的成功;我的評價主觀論斷、一面之詞,甚至太過尖酸刻薄,甚至甚至太過惡意歹毒。

  其實,我從內心里是愛羅胖的。至少,知識的傳教和布道,可以讓一個民族氣質沉靜、內心安寧、意志堅韌。猶太人就是這樣富有智慧氣質的民族吧。

  他讓年輕人們開始愛讀書愛知識。每天聽他的60秒,看他的書,參加他的讀書會,肯定要比瀏覽黃網、沉迷游戲、四處約p、流連夜店要好的好。

  他至少讓那些每天擠地鐵吸霧霾上班的年輕人們,有了忘記現實和迷茫的一分鐘;至少讓那些喜歡讀書的年輕人們有了組織和更多的朋友。

  最重要的是,他的成功,讓年輕人們看到了知識的力量。僅僅一個跨年演講,被直播,被高額門票,被植入廣告,最終獲得幾千萬元的收入。

  書生百無一用被打破了。一個新時代的書生,一個知識領袖,站在舞臺的中央,訴說他的觀點和故事,然后千萬甚至上億人通過互聯網付費觀看。這種盛況,讓我這個文(zhuang)藝(bi)青年熱淚盈眶,有一種身體被掏空想與隔壁咖啡桌的女生相擁而泣的沖動。

  To Knowledge!羅胖說,I Have a dream,我要做最好的知識服務商。

  然而,無論我多么妒忌和愛羅胖,我仍然要說,羅胖這個夢,恐怕永遠實現不了。愛之深責之切,相愛相殺。

  就像,婚戀網站可以說她要做最好的婚介服務商,卻無法說做最好的愛情服務商。你可以生產婚姻,卻無法確定自己能制造愛情。

  所以建議羅胖,將自己的遠景改成最好的內容服務商、故事服務商(我估計羅胖會反駁我說我們的知識就是故事化了的內容,如果他理我的話)。

  因為,知識無法快餐式服務,只能點滴般積累;思想無法強加灌輸,只能自我領悟。

  

  好了,又是凌晨三點半。其實我只是想說,你與知識之間,逃不開一個苦讀。

  每一個博學多識的人,都有一段圖書館歲月。老子、康德、萊布尼茨、比爾蓋茨都做過圖書管理員;身為圖書館長的博爾赫斯說,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。

  而讀書之味,最是苦滋味。這苦乃咖啡之苦,茶茗之苦??喔手?,滋味無盡。

  讀書之苦有兩種:

  一是孤之苦。讀書最終是一個人的事情,一杯清茶,一盞青燈,并不全是紅袖添香,雨打芭蕉,閑看綠肥紅瘦,再聽箏弦一曲。更多的是一個人的沙洲寂寞冷,弦斷無人聽,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。熙熙攘攘的讀書會,千萬不要做成知識秀。

  二是思之苦。真正給你知識營養的,是那些不能一時給你閱讀快感甚至有些難懂艱澀的書籍,這些大部頭,讀起來非常吃力,真如攀登陡峭高山,有時幾個時辰下來,都讀不了一頁兩頁。但這種吃力感摩擦感又像是一種拉伸瑜伽,苦后思維充滿彈性和韌度。

  可是羅胖的體驗式閱讀,脫干了這種苦滋味,總是以一種趣味討好的模式傳送通俗易懂的內容。殊不知,這種一味逢迎感官體驗的讀書成功學,剝奪了多少苦讀的味道。

  羅胖講解父愛算法,我看他才是母式的溺愛。

  這種溺愛式的知識傳播方式,讓讀者的閱讀習慣變得嬌貴,任何一點有摩擦力和燒腦的讀物,都會讓他們覺得不適。任何一點有質感和銳度的知識,都會讓他們認為是在故弄玄虛。

  當你的閱讀沒有一點吃力感的時候,你的學習和思維能力實際上在退化。

  一味逢迎表達通俗,便是助長知識民粹。

  曾經有個讀者對我說你的東西真心不懂,我說哪里不懂,她說有幾個詞不懂,我說你不會百度啊,你百度看懂了不就收獲了一個新知識。如果閱讀總是在你的心理舒適區,你有何進步可言?

  耐心是讀書最主要的品質,苦是讀書最有滋味的滋味;就算是一種心智的瑜伽,就算是一種冥想的修行。